邢臺信息港歡迎您!  會員注冊  會員登陸  會員中心
發布信息

為何會為蘇大強流淚?他的最后這番哀求 戳到了當今城市人的痛點

發布時間:2019-03-26 09:39:14  作者:邢臺信息港  來源:   熱度:  評論

  誰都沒想到,《都挺好》臨近收官,蘇大強變成了一枚催淚彈。今晚播出的43集,他鬧絕食,逼著明玉把老大蘇明哲喊回國,還讓朱麗來參加——當著一家人、他心目中一家人的面,老頭要立遺囑。

  

 

  “這遺囑的開頭,我想總結一下我自己的生平,也想給后代兒孫留幾句話。

  蘇大強這輩子膽小怕事、一事無成。被你們的媽管了幾十年,到了這個歲數,才能稍微挺胸抬頭做人。

  可我的好日子不多了,只能盡量把后事交代妥當。哪怕給你們兄妹三人留點念想,也是好的。

  不要一想起我這個爸,就都是摳摳索索占你們便宜的。”

  

 

  “以前我沒怎么盡過做父親的責任,希望現在補救還不算晚。

  老聶跟我說過,你這輩子沒過過幾天好日子,成天被克扣,以后該用用該花花,趁著終于沒人管你了,應該過得舒坦一點,把錢花光,不用想著留給孩子們。

  我當時想,這話有道理。你們每出生一個,就讓我多增加一份負擔,我當初就想,等你們都長大成人了、離開我了,我一個都不惦記。可當我知道我自己的日子剩下不多的時候,頭一個想到的,竟然還是你們三個。”

  

 

  蘇大強掏出一支鋼筆,那是他工作第一天給自己買的。這么多年了,這支筆沒被用來做過什么詩、寫過什么文章,全都用來記賬了。

  

 

  “說起來可笑啊,這可是我身上唯一一件有年頭的物件,明哲,我就把它留給小小蘇吧,算是蘇家的傳承,希望她將來好好讀書,給咱們蘇家光宗耀祖。”

  

 

  一直以來,老頭都清楚地知道,亡妻對明玉不公。所以,他在考慮自己的財產分配上,希望能盡力顯示公平。

  “你們兄妹三個,明玉從小到大受的委屈最多,花家里的錢最少,這遺產應該多留給明玉。明成正相反,就該給他最少的一份,這樣才算公平。”

  明玉先吭聲,表示父親怎么算都行。

  蘇大強回:“爸這一輩子,就是看你媽眼色行事,聲都不敢吭。如今終于,我自己能做主了,我不能像你媽一樣,一味的偏心,遺產怎么分,我自有我的道理,一定要講清楚的。”

  明成讓他別念叨媽的不是,在他心里,母親終究是對他最好的人。

  

 

  隨后,蘇大強掏出了幾張銀行卡,一一分配:新房子賣掉的錢,還給子女;剩下來賣老宅的錢和這些年來他自己攢下的退休金,大頭留給了明成。

  他明白,老大自給自足,生活過得下去。女兒最有錢,這點退休金于她,還不夠零花。明成丟了工作又沒房子,他才是最需要錢的,所以他思來想去,還是把錢留給了明成。

  “這點錢數目不大,也算是給你的保障錢,不過要放在明玉那兒,省得你頭腦一熱又投資。將來要是有合適的房子,這錢就拿來首付,要是不夠的話,明玉明哲愿意的話就給添點。”

  在做父親的心里,兒子就算混得不好,有了房也就有了棲身之地;有了棲身之地,小家才可能挽回;小家完滿了,大家才算完整了。而他,眼睛才能閉上。

  這樣做,或許不公平,但這份偏心里,恰是當父親的真心和“貪心”:希望每個兒女都挺好。

  

 

  而最后這番近乎哀求,誰說不是如今城市人的痛點,是普天下所有為人父母的心里話?!

  “我死了后,你們兄妹三個能走動,就盡量多走動走動,能幫忙就互相幫幫忙。”

  城市生活的原子化、個體化,令多少姊妹弟兄疏于往來。

  常常,父母在,家就在;父母過世,一脈血緣漸稀釋……

  

 

  為什么最愛裝傻的蘇大強忽然明白了起來?為什么作天作地、自私自利的他仿佛換了個人?

  在觀眾和蘇家兒女的心里,他不應該是這樣:

  

 

  這樣:

  

 

  這樣:

  

 

  或者這樣的:

  

 

  沒皮沒臉耍無賴,沒羞沒臊少女心……是什么促使他一夜改變?

  

 

  原來,老聶意外中風,讓他意識到了世事無常。而在照料老朋友的過程中,一個更可怕的事實浮現——

  阿爾茨海默癥已經快速侵襲他的大腦了。

  許多事情在逃離他的記憶:

  想顯擺時,忽然忘記女兒家的小區名;

  給老聶買早餐去,來來回回都沒記得自己要干啥;

  立個遺囑想叫上朱麗,卻怎么都想不起二媳婦的姓名……

  

 

  他背著子女去醫院,知道自己已是老年癡呆癥患者,于是跑去亡妻墳前,最后有個交代。

  一個可憐、可恨,偶爾有點可愛的老頭,在他的自我意識最獨立也最完整的尾聲,他想彌補所有的情意。

  

 

  最后兩集預告里,他的病情被明玉發現。他故作輕松說,要么把我送養老院,要么在你的房子里弄個大鐵鏈子把我栓上……

  這,大抵就是《都挺好》最不容易的地方。劇中沒有絕對的好人、壞人,蘇大強再討厭,也有思路清晰、辦人事的時候;明玉再令人欣賞,也有太過霸道的一面。

  真實的人、我們生活中人,不就是如此立體豐富又矛盾?

  而真實的生活、現實的世界,不都是在迫你到墻角時,又把人拽回溫暖的懷抱?

  

 

  那一刻,明玉說:“真是有那么一天,我們就去上海、北京看病,去找世界上最好的醫生……”

  堅強如她,分明帶著哭腔,而我們,何嘗沒有緊了喉頭?

  蘇大強開始懂事了,可好像,來不及了……

  【延伸閱讀】

  《都挺好》熱議升級!原生家庭、重男輕女、家庭暴力哪個最扎心?

  

 

  《都挺好》根據作家阿耐同名小說改編,阿耐上一部作品《歡樂頌》同樣也引起了不小的社會反響。相比《歡樂頌2》出現的劇情拖沓和焦點薄弱,《都挺好》目前的劇情整體“濃度”較高,集中在討論蘇明玉從小到大遭遇的原生家庭問題。已經播出的劇集里已經先后出現了為亡母辦葬禮兄妹反目、海外大兒子遠程“云養老”、啃老二兒子的“媽寶”難題,以及家庭重男輕女導致的慣性家暴等情節,這些元素的展現在過去幾年的電視劇里幾乎十分少見,因此對觀眾來說,新鮮感還是很足的。

  《都挺好》的豆瓣評分目前達到了8.5分,在平均分往往不足及格線的國產劇評分里,可以看到網絡年輕受眾對這部劇給出了較高的評價。事實上,單從《都挺好》播出后在網絡引發的自發討論就能看出,至少按照目前劇情演進的情況,《都挺好》作為一部反映現實問題的都市家庭劇,劇中人物與劇情是符合邏輯和一般現實情況的,沒有往狗血、煽情的路線走,也把握住了矛盾沖突的尺度。

  與社會情緒聯動

  《都挺好》播出之后,不少觀眾認為它是將《歡樂頌》中樊勝美的原生家庭危機被放大,單拿出來做成主題,集中展開進行了一次全方位的討論。從都市劇的社會價值看,這么多年來國產劇愿意真正觸及社會矛盾和問題的越來越少,上一部能夠引起全民討論的電視劇是《我的前半生》,但相對來說并沒有集中在“原生家庭”問題,更多是關注都市情感議題,再往前倒,國產劇里以社會問題為起點,并且能夠做到相對反映現實的,像《心術》《雙面膠》《蝸居》這些作品,距今也有至少十年的歷史了。

  而后多年的都市題材電視劇,《中國式關系》算是難得的討論了中國式干部的做派和再婚家庭的重組問題,但也“自然而然”地跑偏成了中年人的感情危機和婚戀問題。《我的前半生》雖然獲得不少好評,對于女性的獨立也有了眾多討論,但是獨立女性最后還是憑借男性扶持成長的套路,也還是回到了老路上。

  

 

  這些浮于表面的婆媳、夫妻、養老等淺層議題襯托下,《都挺好》的“逆流而上”,自然吸引的觀眾目光也多。劇中有關劇情討論并引發二次、多次傳播的關鍵點還在于,《都挺好》所反映的社會問題并不是孤例,原生家庭的重男輕女問題長久存在,電視機前或許正有無數個“蘇明玉”,而作為相對弱勢的一方,在中國傳統社會尊老重道的輿論環境和社會壓力下,正義不被伸張、委屈無人訴說的可能性更多。因為有了蘇明玉這一電視形象,由她引起的社會輿論讓過去這種隱而不發的家庭暴力可以被討論,而且能夠讓“受害者”找到某種情緒出口。

  小心跑偏的“女權”

  值得一提的是,作家阿耐從《歡樂頌1》《歡樂頌2》中就無形中在塑造一種新時代的獨立女性形象,從當初的“歡樂頌五美”到如今《都挺好》的蘇明玉,幾乎所有女性形象都在飽受家庭社會壓榨之時,依然選擇自主奮斗的正面人生。相對負面的女性角色幾乎都出現在上一輩中,像樊勝美的母親、蘇明玉的母親同樣有著重男輕女的問題,而年齡相對年輕的主角和她周邊的女性們,則無一例外地積極樂觀、陽光向上。

  

 

  如果說《歡樂頌》中的女性角色如邱瑩瑩、曲筱綃等人還需要社會歷練和成長,《都挺好》中進入家庭的女性們幾乎都以成熟、尤其是比同齡男性成熟懂事的形象存在。除了主角蘇明玉的獨立自主,劇中大嫂是上得廳堂下得廚房、事業家庭兩不誤、明事明理的高知女性,二嫂雖然相對嬌氣,但同樣自立自強,面對自家老公的啃老問題也是出面改變的一方。相形之下,蘇家的男人們除了用“渣男”形容幾乎身無長處,作天作地、自私自利的爸爸蘇大強、頤指氣使要面子勝過一切的大哥蘇明哲以及無恥啃老還有暴力習慣的二哥蘇明成。

  也難怪觀眾們會覺得,這樣極品的一家男人,怎么就匹配了如此優秀的女性呢?劇中的女性們還“火上澆油”地彼此認同,像大嫂和蘇明玉的投緣,二嫂在兄妹關系中的斡旋,讓女人們的知書達禮與男性角色形成了鮮明對比。也許可以考慮到這是一種編劇技巧的體現,只有矛盾足夠集中才能將問題集中地展示,但如果一旦角色和人設臉譜化,戲劇的價值也許就減弱了。

  從目前的劇情來看,編劇和創作者正在盡量避免一種單一的女權氛圍,“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以及“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的多面塑造都在人物中有所體現。二哥蘇明成的啃老表象下,是照顧父母老無所依的孝心;蘇明玉的獨立強大外,也有個性過于專斷、無形中與母親相似的悲哀。還有更多原著中尚未展示的情節,如蘇家的重男輕女情結源自父母當年的離婚危機,為蘇家現有的問題提供了更多的合理性。盡管有不少觀眾對于“都挺好”注定圓滿的大結局表示拒絕,但從目前蘇明成形象的逐漸扭轉,已經可以看到創作者的一種選擇:將壞人寫到極致,自然可以招來最大程度的社會情緒,但這種人造沖突并不能對真正的問題有任何幫助,也只能讓負面情緒繼續引起對立和沖突。但愿《都挺好》的創作者能夠找到某種合理化的手段來化解原生家庭危機,與糟糕的人生和解,其實未嘗不是中國人求和求全的一種心理慣性。

  來源:綜合文匯報、藝綻

廣告贊助:

邢臺信息港鄭重聲明

本站只提供信息交流平臺,所有信息均為網民自行發布,而且全部免費發布。瀏覽者請自己審辨信息真假,如有損失,本站概不負責

友情提示:這年月騙子多,多長個心眼!無論怎么忽悠,不要輕易付款!

聲明:本文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如是轉載內容,本網站不對本稿件內容真實性和圖文版權負責。

如發現政治性、事實性、技術性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及時與我們聯系,并提供稿件的錯誤信息,我們會及時處理問題。

本月熱門最新信息

娛樂新聞推薦信息

圖片新聞

三剑客APP下载